【活動側記】電影放映暨映後座談:《大權在后》

日期:2022年3月13日(日)

講題:【2022自由路上藝術節】電影放映暨映後座談:《大權在后》

與談:陳彥斌|台中市新文化協會執行長

陳炯志|東海大學 社會實踐暨都市創生中心 博士後研究員

主持:林芳如|好民文化行動協會執行長




高級轎車駛入馬尼拉貧民窟,車窗緩緩搖下,一隻豐腴、帶著祖母綠寶石戒指的手伸了出來,握著大把大把的披索。瘦苦伶仃的孩童蜂擁而上,爭相搶奪那可以獲得施捨的機會,而車內穿著禮服的婦人則眉頭緊皺的向螢幕嘆道:「這裡以前可是個小天堂。」說著這句話的貴婦人,正是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遺孀──伊美黛.馬可仕。


政治動物──完美無瑕的第一夫人


年輕時美貌動人,曾獲選馬尼拉小姐的伊美黛,在某次名流聚會,他遇到了同樣氣質高貴、相貌堂堂的斐迪南.馬可仕,很快他們墜入愛河,相識短短幾天隨即步入禮堂,在眾人眼中,他們郎才女貌,宛如天生一對的佳偶。


伊美黛在丈夫身旁一起從事政治事業,但匆忙、需要一直與民眾接觸的政治事業造成她身心極大的壓力。經由心理學專家的開導後,她開始認為政治活動其實是光榮、值得誇耀的,漸漸改變她對從事政治的看法,跟著熱衷於出現各種政治交際的場合。馬可仕當選總統後,伊美黛開始負責起菲律賓元首外交的工作,海珊、格達費甚至是毛澤東,她認為這些國家元首並非像外界所言恐怖惡毒,她親眼所見、親身所證,這些朋友非常的「友善」,什麼樣的人她只要見過面就會知道了。


在各種社交場合上,伊美黛保持她高雅的貴婦人形象,頻頻出席各種餐會、典禮,甚至是政黨活動。愛搜集名畫、高貴禮服的興趣,更為這位菲律賓的第一夫人在形象上大為加分,她的一舉一動皆展現出她的氣質和優良的品味。被記者詢問跟丈夫的感情狀況時,即便斐迪南.馬可仕被揭露有著許多婚外情對象,她仍是面色從容地談起過往的甜蜜時光,伊美黛在大眾面前,是完美、無懈可擊的。


一國之母──身後是冷漠、殘忍


伊美黛八歲時喪母,她認為失去母親是人生中一個重大的打擊,失去母親彷彿失去了全世界,所以當她有幸能擔任第一夫人,成為菲律賓的大家長,她覺得自身與國民的命運是連接在一起的:「母愛、慈悲從悲慘的幼年體驗而來。」也成了她在任何媒體鏡頭前母愛萌芽的慈母論述。


在鏡頭前,伊美黛說出不只要當菲律賓人民的母親,更要成為全世界的母親的偉大願景。她時常進出兒童之家或是重症兒童中心,到貧民窟發送錢財,在任何造勢場合或典禮出席,她的演講總是脫離不了她將愛散播給人民,以及捐款福蔭鄉梓的善意之舉。


但隱藏在慈母形象的背後,是殘忍與冷漠。被詢問如何看待曾經的誹聞對象,也是當時反對黨的總統候選人──艾奎諾在登機口被暗殺這件事時,她只不斷的強調對這件事沒什麼認知,她並沒有惡意,只是覺得他話太多了。種種跡象顯示出這位人見人愛的一國之母肯定與暗殺事件有所關連。


而在戒嚴的短短八年間,許多知識份子入獄,無辜的百姓無故受牢獄之災,女性在訊問期間受到侵害,更有上萬位受難者死於獄中,這些恐怖實情在伊美黛口中是不曾出現的,她反而認為戒嚴期間是菲律賓最好的時期,是與丈夫共同建設菲律賓的歷史共業,完全是一位「不可靠的敘事者」,對比政治受難者的親生經歷以及伊美黛口中的輝煌,讓人弔詭、荒謬,甚至是充滿憤怒。


不當家產—獨裁家族死灰復燃


馬可仕擔任總統期間,伊美黛開始也協助丈夫行駛菲律賓某部分元首的職權,甚至在某段時間謠傳與海軍維爾將軍共同操作菲律賓的頂層政治,對菲律賓的政治及國家體系有一定的影響力。


人民力量革命發生後,馬可仕家族隨即被美軍護送至夏威夷,馬可仕.斐迪南在幾天後因心肌梗塞病逝。因革命失勢的馬可仕家族,並沒有因為這次垮台而在菲律賓政壇中失勢,反而將未來掌權的希望寄予馬可仕唯一的兒子──邦邦.馬可仕身上。看似懦弱、沒有政治人物架子的獨裁者之子該如何成為菲律賓總統呢?這有賴一位偉大的母親在背後支持。


即便當時馬可仕家族倉促逃亡,大筆財富仍留在宅邸之中,更有多達170間銀行帳戶被凍結,但伊美黛和馬可仕家族仍掌握大筆財富,包括在美國紐約的多筆房地產,這些資產從何而來仍是個疑問。在鏡頭前,她可憐地說道,在流亡時她緊急將一串珠寶相簿塞入尿布之中,這成了她日後從美國歸國後官司的律師費,為她贏下了國家權力侵害人民相關官司的勝訴,更諷刺的是,勝訴當天正是她本人的生日。


伊美黛回國後,不只她本人投入政界成為眾議員,子女也紛紛投入政壇,女兒艾美.馬可仕當選北伊羅戈省省長,兒子邦邦.馬可仕選上菲律賓的眾議員,馬可仕家族的勢力重新盤據,但被財產凍結、資產被廉政委員會收歸國家調查的情況下,馬可仕家族競選活動及政治獻金的來源現今仍是個謎。在2016菲律賓總統大選中,競選副總統的邦邦.馬可仕那一場場誇大、熱烈的選舉造勢,龐大的人力動員及資源投入,更不用說背後的政治獻金往來,難以想像馬可仕家族是個曾經失勢的獨裁世家。即使2016選舉邦邦.馬可仕落選,但龐大資源及伊美黛在政界的影響力仍持續運作,在暗處等待機會到來。


形象包裝──庶民與獨裁者家族


2016年,杜特蒂當選菲律賓總統,而副總統則由反對黨的萊妮.羅布雷多險勝拿下,這場選戰對馬可仕家族而言,是失敗的。


杜特蒂在眾人眼中完全是位庶民總統,他自述自己是一位「普通」的地方市長,大砲、直來直往的個性在當時廣受選民青睞,他實質是邦邦.馬可仕踏上總統之位的最佳引路人。選戰後,開始有多項證據指出杜特蒂和馬可仕家族有所往來,更有大筆政治獻金流通,杜特蒂也支持將斐迪南.馬可仕的遺體從北伊羅戈省移至英雄之墓下葬,這無非是對馬可仕家族,也是對伊美黛及邦邦.馬可仕表示忠誠的舉動。另外,在他擔任總統任內,鐵腕掃毒讓許多弱勢家庭家破人亡,更涉及殺害許多無辜的百姓,多起失言及不當政策,更撤換大法官,開始清算清廉委員會主要成員及反對黨政要,讓人不禁認為杜特蒂的這些舉動,如同獨裁政權再起,威權復辟。


杜特蒂的恐怖執政,總統大選虎視眈眈的馬可仕家族,獨裁者政權運用不當家產、政治結盟與形象包裝,加上假新聞的散布,部份人民沉浸在過去戒嚴輝煌的夢境中,發覺事態嚴重也為時已晚。


「真相不是真的,看法才是。」獨裁者家族運用非法資金及政治技術佈署勢力,散佈假新聞和媒體包裝迷惑人民,獨裁復辟將在菲律賓上演,人類究竟何時才能從歷史中得到教訓呢?


 


側記:宏毅|2022自由路上藝術節 議題行銷組志工

攝影:意淳|2022自由路上藝術節 攝影紀錄組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