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側記】電影放映暨映後座談:《蔣宮行館》

日期:2022年3月24日(四)

講題:電影放映暨映後座談:《蔣宮行館》

與談:毛帝勝|成大歷史博士候選人



當假日想遠離城市喧囂,享受大自然的清幽閑靜,你可能決定去阿里山或日月潭等現代的觀光景點,但如果已沒有任何想法,不妨問問蔣公介石,對於放鬆這竅門,還有哪些技巧?


故事背景|獨裁者與百姓,生活大相逕庭


自嘲自己是「全台灣最小的政治犯」的已故導演洪維健,母親懷孕時捲入「蘇藝林案」而入獄,於1950年保外就醫生下他,並在獄中扶養將近五年之久。小時候的經歷使洪導致力為政治受難者發聲,透過調查與拍片紀錄許多被隱瞞的不堪歷史,作品多半為極具批判性的紀錄片。


《蔣宮行館》為洪導於2004年拍攝,敘述了蔣家統治台灣39年間,在台設置其中27間行館與秘密花園,以寫實手法拍攝,自然晃動的運鏡彷彿帶領我們走入建築,其中也出現許多山川秀麗,美不勝收的台灣風景拍攝。立委段宜康以詼諧戲謔的旁白,口述每棟行館的特色描述及軼聞趣事,讓觀眾了解蔣介石的居住愛好與選擇,更展現威權的諷刺意義。


扣除日治時期留下的建築改建,若說蔣介石是第一且獨具慧眼的觀光地建商,也算是一種稱讚?


脈絡揭露|總統與皇帝的做法,似乎為一線之隔?


【大溪慈湖行館:媽,我複製了一處風水老家】


大溪慈湖行館為蔣介石暫時的辦公處,1966年中國文化大革命,蔣介石考慮趁亂反攻大陸,但又怕共機轟炸臺北總統府及士林官邸,於是另尋龍穴,見大溪風景頗似老家奉化縣溪口鎮,因而打算在此地興建一座行館,就是林本源家族所捐獻的「慈湖」。


之後蔣介石還在此處舉行壽宴,1967年10月31日,許多名角藝人都粉墨登台演唱為其祝壽。「歷史上的獨裁者,無不喜歡淺薄無聊的阿諛,他們熱愛邪奸諂笑的恭維,他們愛聽到大家喊他萬歲萬萬歲。」蔣介石過生日,大家得對其高掛的照片鞠躬,高呼萬壽無疆。1975年4月,蔣介石過世後,慈湖變成老蔣的地府,而現在的慈湖陵寢則成了桃園的觀光景點之一,可惜仍要透過申請才能入門參觀。


偉人終究是偉人,現在仍有部分的人崇拜蔣介石,認為蔣介石是永遠的領袖,但藉由轉型正義揭露出更多歷史事實,這些人的內心是否會開始動搖呢?


【嘉義阿里山行館:安全局內的修腳師傅】


嘉義阿里山行館原為日本人蓋給高級皇族官員居住用,採用珍貴的阿里山檜木興建而成,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將此處改名為「阿里山貴賓館」。整體保留日治時期的建築模式及擺設,書房邊上有一張顯眼的斜背躺椅沙發,那是蔣介石洗澡後被副官扶至躺憩的地方,副官會搬張小板凳,替他擦乾腳背、腳趾。如需修剪腳指甲,就把「小吳」叫過來。


小吳原為中華路安樂池的師傅,士林官邸內務科知道這家澡堂的上海師傅手藝不錯,把年輕的小吳用專車送到官邸,為蔣介石修剪指甲。後來因為每次小吳來為老先生剪腳指甲,總會接觸官邸的人事地物,如果小吳口風不緊的話,豈不影響蔣介石的安全?因此為他在「安全局」安插了個僱員的空缺,他每天到「安全局」上班,名為上班,實則是待命,只要蔣介石需要修剪腳指甲,官邸就通知「安全局」他本人直接過來,為「總統」做特別殺必死服務。


這樣的行為是濫用權力滿足私人慾望,實屬荒謬。要知道戰後初期,台灣人普遍處於窮困潦倒的狀態,這樣可直接接收所有私有財的愜意生活,對比拚死討命只為了有飯吃的老百姓,真是大時代的悲劇啊。


映後座談|現在才開啟第一槍,未來得持續努力


藉由《蔣宮行館》分析黨產的相關脈絡,進而帶動民眾關注不當黨產的追討現況。與談貴賓毛帝勝博士提出令人省思的想法:「教授問我能否講出家鄉三個歷史事件,讓我意識到自己對家鄉仍不夠理解,於是我開始從事萬丹研究,也訪問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家屬認為探討這些過去對他們來說是二度傷害,但那就是證據。目前轉型正義才剛開始,這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仍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交往三個月,忘記失戀的痛要花三年,這是比情傷還要痛的事情,要怎麼忘記?』」聽起來滑稽的玩笑話,其實蘊含了很深層的意義,忘卻那些痛實屬不易,許多政治受難者們的後代家屬直至今日也害怕再次提起過去。


現場也有民眾給予回饋:「在學校教學生台語,多多少少會講到過去的歷史,都會被學生們阻止課堂中不該有政治色彩。現今台灣轉型正義及不當黨產處理皆未執行徹底,非常肯定好民及相關單位辦理活動來倡導議題。」講座尾聲,好民文化行動協會執行長林芳如也承諾,未來必會舉辦洪維健導演的紀錄片影展,讓洪導的作品完整呈現在眾人眼前。



 

該文原刊於好民文化行動粉絲專頁

側記:宗翰|2022自由路上藝術節 議題行銷組志工

攝影:意淳|2022自由路上藝術節 攝影紀錄組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