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影展】《我愛金正恩》:是洗白北韓,還是越描越黑?

2016年的紀錄片《我愛金正恩》,其英文片名《The Propaganda Game》,直翻為「政治宣傳遊戲」,按現在的話來說大概就是大內宣。其實Propaganda一詞本來是中性的「宣傳」,隨著一次大戰各國開始使用系統性的政治宣傳,到1930年代經濟蕭條下,極權政治的領袖無所不用其極地將有選擇性且亦真亦假的訊息,用以塑造群眾思想與認同感時,Propaganda便逐漸成了一個負面的詞彙。


西班牙導演阿爾瓦羅・朗格利亞(Alvaro Longoria),透過臉書聯繫在北韓政府工作的亞歷山卓卡德班諾斯(Alejandro Cao de Benos),於是一張替北韓捍衛體制,擁護金氏政權為領導中心,穿上軍服高喊朝鮮民族主義共和國萬歲的西方臉孔,便帶領著從自由世界來的團隊進行五天的拍攝,並完成了這支可能顛覆世人對北韓想像的紀錄片。


《我愛金正恩》劇照

(圖片來源:https://morenafilms.com/en/portfolio/the-propaganda-game/#



當宣傳為政治服務以後


在亞歷山卓的導覽下,電視播放的是迪士尼動畫、百姓與老兵能輕易說出國家的社會福利,家庭的物質生活十分美滿,旅途中更是直指西方取笑北韓的各種流言(像是發現獨角獸、全國男女只能剪固定髮型),全都是捏造的謊言。換句話說,「北韓其實過得很好,捏造事實的是西方人。」並且針對美國以刺殺金正恩為主題的喜劇片《名嘴出任務》提出質疑:「美國人可以接受外國人說要刺殺歐巴馬嗎?」


是啊!在影片前半段就告訴我們,當西方不斷在抨擊核武將為人類帶來毀滅性威脅的同時,統計數據卻顯示美國核武試爆的次數遠超北韓數百倍!當亞歷山卓說「尊嚴,是要靠自己爭取」的時候,似乎讓觀眾更能體會這個國家,為了保護自己正在拼盡全力,抵抗那些看起來雙重標準且確實「侵略」過自己領土的國家。



混雜真相的說謊比直接說謊更有效


善於拍攝爭議題材的阿爾瓦羅,刻意讓畫面不斷在北韓人民、亞歷山卓與西方名嘴、政客、學者之間切換,在敘事的排列上不斷交錯著北韓與西方的觀點,令人摸不清楚究竟是北韓在作秀,還是西方人在抹黑?導演說:「只要時間夠,或許連我都會被說服。」


經過剪接的穿針引線,在這場Propaganda當中,亞歷山卓同時是北韓洗白打臉西方的英雄,以及被自由世界視為威權體制的樣板戲主角。這種強烈的對比,就如同三十八度線的板門店藍色小屋,既是民族分裂界線的軍事重鎮,也可以是人們拍照打卡留念的旅遊景點。






板門店

(圖片來源:Laika ac from UK,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當各種中文影評稱其為「為北韓洗白」的紀錄片時,反應了這些「政治宣傳遊戲」令人難以辨別真假,動搖了言論自由在這場遊戲當中的堡壘陣地。不過就如同片中那沒有始終打開的冰箱,誰也不知道裡頭裝著的究竟是家庭的食材,還是國家的謊言?然而幾乎可以確定的是,雖然極權統治的色彩雖然受到官方的刻意掩護,但影片中絕大部分的民眾都顯得特別瘦弱(身材最胖的可能是金正恩與亞歷山卓),與北韓人民缺乏營養的刻板印象不謀而合。


紀錄片的最後,漸漸地與平壤這座城市越拉越遠,就像親身參加過北韓旅行團的遊客般,或許離開時腦子裡仍然充滿問號,並沒有因為到此一遊而揭開極權國家的神秘面紗,反而越來越看不清它的樣貌。畢竟誰也看不清楚、說不明白,Propaganda依然充斥著我們生活的各種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