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町通」上的正中書局(上篇)

臺北市第一座交通號誌出現在榮町,榮町被稱為日治時期的臺北銀座,其繁華熱鬧可見一斑。若將視角放大到整個榮町,你會看到菊元百貨,這是臺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與現在遊客到臺南必訪林百貨,並稱為臺灣日治時期的南北兩大百貨。你也會看到1935年首次出現在臺灣街頭的交通號誌, 若你能穿越時空回到鄉原古統畫筆下的榮町,站在大倉本店的門口,抬眼望去,日治時期最大的書店──也是歐風建築的新高堂書店、專賣攝影器材的西尾商店、以及日治時期曾被稱為「民間總督」的三好德三郎(1873-1939)經營的辻利茶舖,他將故鄉的宇治綠茶帶來臺灣推廣,也將臺灣的烏龍茶藉由現代的行銷管道與廣告帶往世界舞台。臺北新公園、總督府都在附近,這個區域可謂是當時臺北的心臟,當一張張當時的明信片展示在我們眼前,我們不禁嚮往,暗自揣想,寄出這張明信片代表臺北的人,當時該是多麼光榮呢?

當戰後國民政府來台,他們看上的地段,要發展文化事業的地點,也在榮町。你知道他們是怎麼選取目標的嗎?


現今收藏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的《臺北名所圖繪十二景》膠彩畫,由日治時期畫家鄉原古統(1887-1965)繪製,是一系列以臺北市著名景點為主題的創作,以新公園、總督府夜景、龍山寺、植物園為名的繪製景點,都可以在我們的生活圈內找到對應,其中,有一幅名為「榮町通」的畫,以一幢有歐風典雅塔樓的建築為主構圖,特別繪出了現代都市會有的電線杆,忍不住讓我們讚嘆:臺北真的有這麼美的建築嗎?究竟,榮町通是現在的什麼地方?


對照起來,榮町通是現今的衡陽路,日治時期的榮町被稱為台北銀座,對比東京的銀座,其繁華熱鬧可見一斑。畫家筆下勾繪的行人眾眾:擔扁擔的行賣菜郎、穿制服的學生與少女、推嬰兒車的和服婦人、戴禮帽的西服紳士、撐陽傘的仕女。多樣交通工具也出現在畫面裡:腳踏車、日式三輪車、公車──還有一隻小狗優遊自在地散步著!


這個熱鬧地區裡美到讓畫家取景的建築,是日治時期的大倉本店,是一間百貨公司,展售與東京同步流行的各式生活用品與鞋子,很受好評。若將視角放大到整個榮町,你會看到菊元百貨,這是臺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與現在遊客到臺南必訪林百貨,並稱為臺灣日治時期的南北兩大百貨。你也會看到1935年首次出現在臺灣街頭的交通號誌,[1]若你能穿越時空回到鄉原古統畫筆下的榮町,站在大倉本店的門口,抬眼望去,日治時期最大的書店──也是歐風建築的新高堂書店、專賣攝影器材的西尾商店、以及日治時期曾被稱為「民間總督」的三好德三郎(1873-1939)經營的辻利茶舖,他將故鄉的宇治綠茶帶來臺灣推廣,也將臺灣的烏龍茶藉由現代的行銷管道與廣告帶往世界舞台。臺北新公園、總督府都在附近,這個區域可謂是當時臺北的心臟,當一張張當時的明信片展示在我們眼前,我們不禁嚮往,暗自揣想,寄出這張明信片代表臺北的人,當時該是多麼光榮呢?


能將這些代表建物據為己有更為光榮吧?這棟大倉本店後來就成為「正中書局」,也列為國民黨不當黨產的清單之一。臺灣的正中書局是延續1931年陳立夫在南京創辦的文化機構,並非戰後到臺灣才設立的,當時在中國便有遍及上海、武昌、長沙多處的批發處,根據統計,1946年底,正中書局在全國各地設分局或供應所共計二十七所(其中的計算包括包含臺灣),遍及南北各大城市。該年,中正書局還接收了上海、北平、青島等三處印刷廠,連同原有的重慶印刷廠,當時的正中書局的書籍印刷生產能力居於全國首位。[2]


1949年國府來臺後,也立刻著手預備複製在中國曾進行的文化事業,訪查各處,正中書局首先看上的是三省堂店面。雖然日治時期三省堂書店系統在臺灣的經營管道有點複雜,但這裡的「三省堂」就是一般書迷到東京神保町時一定會造訪的三省堂書店,1941年開設於榮町二丁目15番地。文獻資料指出正中書局向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秘書處要求撥借三省堂的店面與同樣位於榮町二町目的松浦印刷工場。這間松浦工場,應該正名為「松浦屋印刷所」,是由日本人經營,歷史相當悠久的印刷所,曾經承攬過總督府及政府機關的印刷品,著名的文學家西川滿的手工裝幀製作書冊,也有出自於此處者。


來源:〈正中書局撥借房屋〉,《正中書局經理沈袓穆請撥借房屋案》,

(1946年2月14日至1946年3月16日),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藏,典藏號:00326640012001。

[1] 1935年,臺北市第一座交通號誌出現在菊元百貨前的十字路口(今之衡陽路與博愛路交會處),這段消息刊登於昭和10107日第七版的《臺灣日日新報》,標題為〈臺灣で初お目見えの モダンな交通標示器〉」(在台灣第一次出現很現代的交通號誌)。這座交通號誌仍需要手動,並非現代的自動控制,但已經告訴我們榮町的繁華和交通繁忙狀況。 [2] 郭瑞佳,〈正中書局的歷史變遷〉,《出版參考》(北京:中國版協國際合作出版促進會;中國出版科學研究所),2013525日,頁42